阅读历史
换源:

第511章 现世报来得太快

作品:八零厨娘发家史|作者:柒小言|分类:诗歌文集|更新:2021-02-18 14:15:43|下载:八零厨娘发家史TXT下载
  高丰收总算得到了些安宁。

  他暂住在妹妹的家里,妹夫每天给他手腕的伤口换药。

  打了几天吊针,吃了一阵子药,身体很快就见好了。

  主要还是心情放松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他还很想知道大湾县那边的情况,素食馆怎么样了,碗碗香怎么样了。

  陈香过得好不好,江芝莲有没有遇到什么新的麻烦……

  心里有很多的好奇,但都被高丰收压在了心底。

  不去问,不去关心,什么都不去想,只安心地过眼前的小日子。

  江芝莲处理完老高的事情之后,就回到了大湾县。

  之后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陈香派了总店最得力的厨师去分店掌勺,分店的菜单现在跟总部一模一样。

  一样的菜品,一样的价格。

  这样进货方便,管理起来也省事。

  最主要的是,菜品和味道多少有保障,生意不至于太差。

  不过虽然生意见好了,可跟总店还是没法比的,差了好大一截。

  这在陈香看来,完全是不可忍受的。

  但她短时间内也没有太大的精力去经营分店了。

  除了陈香自己,没有人知道她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

  那天她得到老高的“骨灰”,返回大湾县的路上,出了场车祸。

  精神恍惚中,她没有留意到土路上有个大坑,车子一下子有些失控。

  一慌乱,就乱打了方向盘,直接撞到了道旁的大树上。

  陈香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过路的乡民抬到了农用拖拉机上,后来她被送到了附近的镇卫生所。

  到了医院躺在病床上,陈香才发现裤子红了一片,全是鲜血。

  头晕的厉害,医生在给她做检查的时候,人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换上了干净的病号服,躺在闹哄哄的病房里。

  屋里至少有八九张病床,过道上全是陪护的家属,吵闹的,吃饭的,叽叽喳喳,气味复杂。

  护士见她醒了,过来询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陈香摇了摇头。

  “你好好躺着啊!打点滴呢,手别乱动,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护士叮嘱完,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白大褂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看着灰扑扑的,还有些泛黄。

  医生是个中年女士,面色严肃,但开口的语气还挺温柔。

  “你不用紧张,现在没有什么危险了,身体养一阵子就能恢复。”女医生先安抚了一句,随后问道:“怎么联系你家里人啊?你得住院一个礼拜,叫家里人过来伺候吧!”

  “没有家人。”陈香讲话有些有气无力,“我能照顾自己。”

  女医生沉默了片刻。

  没有家人啊,估计是跟家里关系不好,不想叫家里人过来。

  “你身体太虚弱了,买饭打水什么的,身边都需要个人照应。”女医生看了陈香一眼,“要不我帮你找个人,你出点工钱。就几天,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好。”陈香没有多犹豫,“麻烦帮我找个女护工。”

  女医生笑了笑,“放心吧,我们一般都只给女病人找女护工。”

  “大夫……”陈香看了眼挂在铁架子上的药瓶,问了一句,“我身体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啊?”

  “轻微脑震荡,还有髌骨骨裂。”医生耐心地解释道:“就是膝盖骨的地方有轻度的骨折,已经上了夹板固定,很快就会愈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不过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短期内不要做剧烈的运动。完全恢复之前,不要久站,也别开车了。”

  陈香安静地听着,心想还好伤得不算太重,“我知道了,谢谢大夫。治疗费和住院费,等护工来了,我会让她尽早交齐的。”

  “除了脑震荡,和髌骨骨裂,还有个问题……”医生欲言又止。

  “什么问题?”陈香看向医生。

  医生往隔壁病床看了一眼,那边的病人和家属明显都在听他们讲话。

  人天生就有好奇心。

  住院又很无聊,八卦是最好的调剂品了。

  医生想了想,回道:“晚些时候我再跟你说吧,等你能下床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用了,你就直说吧!”陈香目光坦荡,纵使人很虚弱,但气势丝毫不减。

  “那行吧……”医生有责任将病人的情况如实相告,如果病人家属在的话,先跟家属沟通是最好的。

  但这位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而且本人坚持想现在知道,那她就只能这么说了。

  “你流产了。”医生低声说道:“你的轿车撞到树上的时候,冲击力太大,孩子没了。”

  陈香瞪圆了眼睛,“你说什么?”

  “同志你别太伤心了。”医生柔声安慰道:“幸好你的身体没有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如果以后想要孩子,应该还是可以要的。”

  陈香努力地克制着情绪,但双唇还是止不住地哆嗦了起来。

  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那是她和老高的孩子啊……

  孩子就这么没了……

  医生见多了病人的伤心和绝望,像陈香这样流产的高龄产妇,还挺常见的。

  基本上各个都这么伤心。

  医生不知道陈香的悲伤里,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

  医生离开病房之后,同屋的很多好心人过来安慰陈香。

  陈香不厌其烦,回了他们几个冷眼,便扭过了头。

  她本来是想背过身的,但腿上固定着夹板,不方便转身,所以只能平躺着,费力地把头扭到一边。

  真是报应啊!

  这现世报来的也太快了。

  陈香没有听医生的建议,住了三天就出院了。

  她让护工给碗碗香总部打了电话,叫娟姐过来接了她。

  流产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老高上吊的事情,传了一两天。之后在陈香辞退了三个服务生之后,便没有人再讨论了。

  即使在背后,也都不再提这一茬了,生怕丢了饭碗。

  为了聊八卦而丢掉这么好的工作,不值当。

  “老高”成了碗碗香的禁忌词。

  这一页便这么翻了过去。

  陈香所受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但她是个坚强的女人,每个夜晚独自咽下苦楚之后,第二天天一亮,她就又能重新投入战斗。

  偶尔想起老高,想起那个还没来得让她知晓,还没有机会降生就离开了的孩子时,陈香也会心灰意冷,倍感凄怆。

  可人都已经故去了,还能怎么办呢?

  她还要过好眼下的日子啊!

  陈香曾试图理智地分析过整件事,但由于抛不开情感的因素,所以总是陷入到思维的死胡同里出不来。

  后来她干脆直接放弃了。

  对江芝莲,她有怨恨,还试图把老高的死,把她的意外流产,全都算到江芝莲的头上。

  但后来还是摒弃掉了这个念头。

  到底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怎么发展的,才到了如今这个局面,陈香并不是不清楚。

  要不是她走火入魔般地逼迫老高,事情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算各错了一半吧!

  陈香决心以后跟江芝莲井水不犯河水,各开各的馆子,各凭本事赚钱。

  过往,一笔勾销,不再提起了。

  然而江芝莲并没有这个打算。

  在江芝莲的角度来看,她毫无过错。

  陈香抢了她一家宝贵的饭店,还差点害死了老高,这事儿绝不会这么简单地就完事儿。

  只不过需要暂时先放放而已。

  下个月孟青就要参加高考了,时间非常紧张,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

  在这种关键时期,江芝莲不想弄出太大的事情。

  她想让孟青安心踏实地复习,平平顺顺地去参加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