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兄弟的意外收获

作品:撼宙帝尊|作者:草生千里|分类:异术超能|更新:2021-02-18 14:09:43|下载:撼宙帝尊TXT下载
  这赤焰金雕被抓获之后却是一直有魂霸天喂养,而在喂养赤焰金雕这一方面,魂霸天倒还算是仁慈,他知道这赤焰金雕是叶撼的,偶尔也会让它飞回来与叶撼亲近。

  由于叶撼与王大锤表现不错,功绩显赫,这一天,魂霸天却是亲自带着那赤焰金雕来看望他们。

  没成想,魂霸天那威严的双目盯视在二人身上之际,却是微一愕然,旋即又是脸泛缓和之色的将他们夸赞了一番,叶撼与王大锤显得甚是高兴,连忙谦虚回应。

  只听魂霸天又道:“你们的丹药和武器让我们魂族打了不少胜战,现在光是抓获来的已有上百人,但是却又出现了一位高人,这人阵法如此了得,竟是屡次阻碍我族之人进攻,不知你们可知道这人?”

  叶撼与王大锤思索了一下,都是摇了摇头,但见魂霸天看着他们的目光却又是微微的愕然,旋即消逝。

  然后伸出他的大手,在叶撼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话语柔和的道:“看样子得请你去帮忙破阵了。”

  叶撼笑道:“我那只是小儿科的玩意而已,一旦真正打起战来,并没什么用了。我还是炼炼药好一点。”

  魂霸天语声温和的道:“考虑考虑,如果你打了胜战,我会考虑给你享不尽的荣华,你看怎么样?”

  说着,便是伸过他的大手,在叶撼的肩膀上拍了拍,叶撼只感被他所拍之处,竟是一时间酸软无力。

  “刚开始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不会去对付同胞之人的,还望前辈遵守诺言。”叶撼心下微惊,连忙躬身抱拳,显得一脸谦恭的说道。

  只听那魂霸天又淡淡道:“其实你已经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在先了,你要知道,你所炼制的这些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的丹药,我们就是拿去对付你们人族和暗夜精灵的。”

  叶撼心下一惊,连忙道:“你们拿这丹药去对付咱们人族,那是你们的事,这些我都管不着,我只是负责生产。”

  魂霸天威严的双目盯着他,淡淡道:“此言差矣,你虽不是直接上战场,但你所做的贡献比上战场要高得多,虽然你不是直接杀他们,但也是间接杀他们,你要知道,无论你接下来做与不做,都是做了,还在乎这么点吗?”

  闻言,叶撼心底里愤怒之色在脸上迅疾的表现了出来,挺直腰杆,道:“你知道你们魂族在外面是有多讨人厌吗?”

  魂霸天威严的脸上青气显现,却见叶撼目光平静的与他对视着,他却是强行将那愤怒之色压制了下来,道:“我不知道,你给我说说吧。”

  冷笑一声,叶撼脸泛讥嘲之色,道:“你们魂族在外面无恶不作,烧杀抢掠,淫,人妻女那都是遍地可见之事,你以前身为族长,难道也不知吗?”

  魂霸天冷哼一声,道:“哼,自古以来,弱肉强食,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弱就要被淘汰,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生存下来,我们魂族自古以来都是强大的种族。”

  叶撼冷笑道:“你相不相信,如果你们一直这样下去,后果会很严重的。”

  魂霸天目光向他逼视而来,威严的脸上愤怒之色涌现,用其极为霸道的话语说道:“别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我只知道,你现在是弱者,弱者就只有听我调遣的份,你明白吗?”

  叶撼淡淡的道:“弱肉强食却是有这么个道理,不过我要告诉你,像你这样只知道用武力来征服别人的做法,即使别人身服那也心不服。”

  魂霸天大袖一拂,冷哼一声,道:“哼,不服又能怎么样?他能打得过我吗?还不是只有任我差遣的份!”

  叶撼淡淡的道:“你说的是挺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遇上了一个比你强大之人也这样对你,你会怎么想?”

  魂霸天冷笑一声,道:“如果我真遇到这样的事,那我只能自认倒霉了,毕竟是我技不如人,我最不喜欢你们人族这种虚伪的大道理。”

  听了他的话语,叶撼一时间愕然住了,或许在他心底里,他也觉得这些虚无缥缈的道理本就是虚伪的吧。

  魂霸天见其一时间沉默不语,便是冷笑道:“我说的有理吗?”

  叶撼一脸正色道:“栽在你手里我也认了,但我是不会帮你杀人族的。”

  虎目释放出不可逼视的威压,魂霸天冷笑一声,道:“你可别忘了,你体内已经拥有我的忠臣符,到时候你违抗我的命令的话,它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叶撼不卑不亢的道:“凡事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就像你坚持自己的原则一样,我也不例外。”

  魂霸天脸色大怒,旋即却是缓缓平和,淡淡道:“好,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心甘情愿来求我做这件事的。”

  说着,便是大袖一拂,将那赤焰金雕带着赫然而去。

  魂霸天走后不久,叶撼只感自己的血脉隐隐作痛,他急忙运起玄气抵抗,却是发现,玄气一运动,这疼痛却是更甚,极为痛苦之下,便是一个趔趄的摔倒在地。

  王大锤连忙过来将他扶起,问他怎么了。

  豆大的汗珠在头脸不断的滑落,叶撼小脸涨的通红,语气艰难的道:“是魂霸天刚才又把那忠臣符给我输进体内了。”

  王大锤惊讶道:“难道他看得出来,咱们这忠臣符已被消去了吗?”

  “那肯定了啊,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给我再次注入。”

  听闻叶撼有气无力的回答话语,王大锤便是知道了魂霸天这是在杀鸡儆猴。

  他连忙问叶撼

  该怎么办。叶撼又是痛苦的吼叫了出来,直到好大一片刻之后,这疼痛之感才逐渐的消失。

  又是过了几天,叶撼与王大锤心想既然已逃不过魂霸天的法眼,那就先答应下来,到时候想办法将这忠臣符消去。

  叶撼心想,只要拿回了浑阳噬魂剑,相信祖爷爷一定会有办法的,只是不知道现在祖爷爷怎么样了?

  本来心情有所好转的两人,到现在却又是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这一天,叶撼向王大锤谋划道:“大师,咱们去看看那些人族的奴隶吧,说不定到时候能动员他们一起脱离这个魔窟呢!”

  王大锤觉得有理,当下二人便是带上些吃的东西去看望那些被俘虏来的奴隶。

  让得他们惊喜交集的是,刚一进去,竟是看到了七个皮糙肉厚,相貌丑陋之人,正是冯氏七兄弟。

  七人见到叶撼,却是欢喜无限,连忙在那铁笼里向他们凑了过来,都是叫道:“咦!小兄弟,你怎么也来了?”

  叶撼笑道:“真巧啊,我替你们的母亲找你们,没找到,想不到竟在这里遇上了你们。”

  众兄弟疑惑,一时间面面相觑,片刻之余,冯老大便是圆眼一瞪,怒道:“胡说,我们怎么可能有母亲?你小子胡说。”

  叶撼正色道:“是真的,你们有母亲,只不过你们你们还小的时候就被人抱去抚养了。”

  七兄弟开始叽叽喳喳的躁动了起来。

  叶撼便是耐心的将铁媚仙与牛头人之事,以及后来众人如何被风天正抱去抚养之事说了出来,七兄弟听了后一脸茫然,他们可从来不知道母亲到底是什么人,对他们的重要性。

  他们只不过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称谓罢了。

  因此,一时间,众人却是陷入了一片茫然,只好谁也不发一言的面面相觑了起来。

  “小兄弟,你可不要骗我们哦。”

  片刻之后,冯老三扯了扯嘴角,带动着左颊上纵横着的刀疤,只把他的样子显得极为的狰狞可怖,他将那向外圆凸的双目瞪着叶撼道。

  叶撼笑道:“没有啊,我怎么可能骗你们呢?你们看,我都带东西来给你们吃了。”

  七兄弟一听有东西吃,只是高兴得连连催促叶撼将东西给他们,叶撼便是笑笑,道:“你们相信了我就给你们吃。”

  众人双目看着他手上那美味的食物,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连忙道:“我们相信你,你快把东西拿来给我们吃吧。”

  叶撼将东西给他们吃了,没想到七人饭量竟是如此之大,将他所带的东西完全吃了个干干净净,叶撼本来还想将其他的食物分给其余众人呢,没成想,竟是遇上了七人。

  他将众人如何被抓的事问了出来。

  冯老大道:“唉,咱们在攻

  打魂兽,这些魂族之人竟是莫名其妙的冲出来攻打我们,我们大怒之下就与他们战斗起来,没想到他们竟是用那种让我们头晕的锤来对付我们。

  我们头晕之下当然打不过他们了,所以就被他们抓来了。”

  叶撼点了点头,心想,果真如此,这些魂族之人竟是到处抓奴隶,应该是要大量准备打战所用的器材吧。

  便是向七兄弟道:“我这就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你们的母亲,让她来看望你们,你们可不能乱说伤心她的话啊。”

  众人连忙点头,冯老七却是占着身材最瘦小,便是连忙将头往铁笼外面伸,没成想竟是将头夹在了铁笼里,然后再也缩不回去,众人连忙拉住他的后身使劲往里拽。

  只把那冯老七疼得龇牙咧嘴的,竟是发出了如杀猪般的鬼叫,王大锤摇了摇头,伸过双手,将那铁笼微微掰开,那冯老七这才头得以伸回去。

  然后七人便是连连向王大锤感谢,叶撼与王大锤知道,这七人应该也是中了无魂散了,否则的话,凭他们的力气这铁笼根本算不了什么。

  叶撼与王大锤回去之后,便是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铁媚仙,铁媚仙激动得再也坐不住,于是催促叶撼二人迅速带她去见七兄弟。

  七兄弟见到她先是一阵茫然,然后便是欢喜连连,只让得叶撼与王大锤看了个莫名其妙,但仔细一看七人,却是发现,他们的这种欢欣是发自骨子里的,叶撼感叹或许真的是母子连心吧。

  因为铁媚仙一看到七兄弟,便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七人是自己的儿子。母子相认一番之后,铁媚仙却只好恋恋不舍的走回去。

  她哀求王大锤与叶撼帮助她,让这七个儿子少受点苦,叶撼与王大锤却是隔三差五的向众奴隶的负责人打点一番,这七兄弟便是少受了很多苦,不过七人本就身强体壮,干活也够卖力。

  因此,甚是得到众人的看好。

  ......

  这一天,叶撼再次将那光明洪力拿了出来,反复的研究观看,不知不觉中却是看得直打瞌睡,只觉得这光明洪力功法或许是假的吧,便是心底里颓然之气升起。

  竟是在睡梦中梦到了万仙金,只听那老者道:“哟哟哟哟,不得了不得了,学这种光明洪力功法那是需要心底一片光明,这才能练成的,像你这样心下一片黯然,怎么可能学会嘛?”

  叶撼没好气的撇了撇嘴道:“哼,这是什么狗屁功法,我看明明就是一篇废话嘛。”

  万仙金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这功法讲求的是你心底里要有一片光明的净土,一切要从心底里开始,说得简单一点,也就是要从绝望中寻找希望。”

  不知不觉中,只听轰然的一声巨响,叶撼迷迷糊

  糊的醒来,却是发现自己摔到在地,苦笑了下,原来是个梦,但仔细一想,却是发现这梦怎么会做得这么巧合呢?

  这又仿佛不像是一个梦,而这时候铁媚仙刚好从他面前经过,便是停了下来,向叶撼道:“叶撼兄弟,我有一件事还没有告诉你,其实那半部功法我交给了风天正,我让他将那功法传授给我七个儿子。”

  叶撼闻言,却是连忙道:“那这么说,这七兄弟应该练成了?”

  铁媚仙思索了一下,道:“看他们身强体壮,应该是练成了这功法,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皮糙肉厚吧。”

  看了一眼这功法,撇了撇嘴,叶撼道:“可是这他妈的功法就像念经一样,该怎么学会啊?”

  铁媚仙将那功法拿过,却是摇了摇头,道:“奇怪了,我也觉得这功法奇怪,好像与多年前不一样了,不过又记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一样。都怪我自己没什么修为,否则的话,我应该还记得着。”

  叶撼却也没在意他后面所说的这些话语,只是听到冯氏七兄弟练成了这另一半功法之事,却是一时间喜不自胜,便是挑了个最近的时间去看望七兄弟,并将这件事问了出来。

  七兄弟道:“风天正叔叔,是有教过我们一套功法。”

  叶撼连忙问功法何在,那七兄弟道:“当时咱们修炼成了也就把它烧了,现在却不知道了被风吹到哪里了。”

  叶撼连忙问:“那你们还记得里面的内容吗?”

  七兄弟摇了摇头,又是开始迅速吃东西,叶撼心底里那本来抱有的巨大希望,又成了泡影,这直接让得他,心下烦躁,大感恼怒。

  直到好大一阵子这才逐渐静下心来,便想,既然这七兄弟都练成另一半了,不如把这一半也交给他们吧,心下这么想,便是将这光明洪力功法交给了七人。

  七人拿过去看了个茫然,问叶撼这是什么,叶撼便告诉了他们。但见七人抓耳挠腮,将那功法都是倒着拿的,很显然大字不识一个,叶撼便是摇了摇头,又将其拿了回来。

  只听身材最为矮胖的冯老五叫道:“我想起来了,这功法和我们看的那个颜色不一样,说着便是连忙伸手过来,叶撼给他递了过去。

  但见众兄弟拿过那功法竟是将唾沫你一口我一口的吐在了那功法之上,叶撼疑惑道:“你们在干什么?小心,你们别把那些字磨掉了!”

  众人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反倒是将唾液在那上面匀湿之后,使劲的搓了起来。情急之中,叶撼却是连忙过去抢,当他抢过来之后,但见有很多字迹却是已变得模糊不清,只让得他垂头丧气了起来。

  只听七兄弟连忙催促道:“小兄弟你别停啊,赶快搓!”

  叶撼只感这几人甚是粗鲁

  并没听他们的话,但看到这些字迹已经被他们搓得模糊不成样子了,便是不再抱任何希望,又将这功法向他们递了回去。

  七兄弟拿过去之后,又是吐唾液在上面猛搓了起来。

  叶撼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便是转身就走,却是听到后面欢呼之声传来,他连忙回头,却见冯氏七兄弟手里拿着的那半截卷轴竟是散发出金光。

  但见七兄弟却是在欢呼声中,全周身运起了淡金色玄气,竟是将那些散发出的金光完全吸收了进去。

  叶撼惊喜交集,连忙跑了回来,只见那半截卷轴发过金光之后,竟是恢复了先前的灰色黯淡之色。而且那些弯弯曲曲的字迹却又是在这一刻完全的显现了出来,几乎恢复为先前的模样。

  只见其兄弟将那些金光吸收之后,将全周身的玄气逐渐收敛,便是如一群小孩子般兴高采烈的大跳了起来。叶撼问道:“你们怎么这么高兴呢?”

  众人笑道:“当然啦,我们学会了这功法,当然要高兴了,不信你看。”

  说着,冯老四却是运起玄气,只让得他全周身金光闪闪,向冯老二道:“冯老二,你打我一拳试试。”

  那冯老二便是双拳运起玄气,猛然间的向冯老四身上击打了过去,只闻金属撞击之声震耳欲聋,竟是带起着极强的劲风,将周围的沙石吹了个干干净净。

  (本章完)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