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穿越就被枪口顶脑门

作品: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作者:唯有向前|分类:虚拟网游|更新:2019-12-15 07:51:24|下载: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TXT下载
  知道莫斯科保卫战吗?

  那场宣告了德意志第三帝国“战无不胜闪电战”的神话破灭,并极大鼓舞了世界反***人民抗击侵略的决心的至关重要的战役?

  知道,在现场。

  正被一个德军士兵用枪口怼着脑门。

  张大布穿越后的一瞬间。

  就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德军士兵,俯视着自己,残忍地狞笑着,端着步枪,食指扣在扳机上。

  印堂上怼着的冰冷枪口,瞬间就将自己的身体,乃至灵魂都冻住了。

  生死之间,一切都在慢放,思维却极限活跃,感觉可以清晰地看到德军士兵的食指在用力。

  98K……这尼玛不是重点!!!

  就特么穿越成了这个!?这尼玛和穿越成歪脖子树下的崇祯有什么区别!?还敢更草蛋点吗!?

  而一瞬间就恐惧到麻木的神经,也歇斯底里的抽搐起来,突然一股滚烫酸麻疼痛的感觉包围全身。

  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万亿卡牌系统融合完毕,加载中……】

  ¥%#@&的管蛋用啊!?

  嘭!!!

  砰!!!

  张大布暗叫一声完了!

  一闭眼一咧嘴,浑身绷紧了一哆嗦。

  穿越大神保佑,让老子再穿一次!……好好穿一次!不带这么玩的!

  “阿布!快来帮我!Абу!Помогимне!”

  不停耳鸣的耳朵,感觉一片湿润,却跟着隐约听到一个很稚嫩,却已经带上了沙哑的女声,紧张焦急至极的叫喊。

  我为毛能听懂…俄语?…什么情况,老子没死!?

  脑门上不再有枪口顶着,浓烈刺鼻的硝烟味道,一切的感觉,都证明着,自己活下来了!

  【系统加载完毕,欢迎使用万亿卡牌系统,您的等级是0级,有新手礼包一个,是否打开?】

  阿布思维活跃到极点,一边听着脑海里的声音,一边睁开眼睛,就看到德军士兵,就倒在自己身边,后背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面黄肌瘦的红发小姑娘。

  98K就戳在自己的身边,枪口冒着硝烟,很显然,要不是红发小姑娘,自己就真的要祈求能二穿了。

  红发小娘双手费力的抱着一块大石头,在不停叫骂、不断挣扎的德军士兵背上,如同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费力的将石块砸下去,砸在厚实的防寒服保护的后背上,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娜塔莎,我来帮你了!”

  阿布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红发小姑娘的名字和一句俄语,强行控制着因为惊恐而麻木僵直的身体,奋力起身,却因为受损的听力,一阵眩晕,歪七扭八的,更是四肢无力,连德军士兵的一只手都按不住,眼看着士兵就要去掏枪套里的手枪。

  鲁格P08……尼玛现在不是军迷的时候!玛德醒醒,生死关头啊!

  对了,系统,新手礼包……只能赌一把了!

  娜塔莎还在奋力的用石块击打德军士兵的后背,却已渐渐力不从心,生死之间,阿布整个人抱住德军士兵的一条手臂,死死的压住,心神却沉浸下来,和脑海中冰冷的电子音沟通:【打开礼包!】

  【欢迎您使用万亿卡牌系统,您打开了一个新手礼包,获得了:免费扫描数据*1,空白的普通白卡*1,免费白色卡牌刻画*1,免费加载英雄模板*1】

  阿布急速的思考,关键词扫描、空白、刻画、加载。

  【扫描可扫描的数据,以最优数据刻画卡牌,给我加载英雄模板!】

  【扫描完成,扫描到“德军士兵”模板,刻画为“德军士兵”(点击查看详情),加载英雄模板……】

  瞬间滚烫的热流充斥每一根血管,瞬间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阿布也瞬间掌握,就好像天生如此一般。

  其实也就几个呼吸之间,现实世界的扭打,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

  就在眼见着德军士兵就要抽出手臂,并掀翻娜塔莎的危急关头!

  咔吧。

  阿布突然凭空生出巨大的力气,突然就站了起来。

  手里还抓着士兵的胳膊。

  于是一阵有点瘆人的骨节错动声音,士兵的胳膊就被奇怪的扭曲着折向后背。

  “啊!!!”

  士兵不似人类声音的惨叫一声,强烈的剧痛,肾上腺素爆发,直接就给娜塔莎甩到一边!

  嘭!

  还想再挣扎着起来,却被阿布拽着他那扭曲的胳膊,一屁股又做到他背上,胳膊在他脖子上绕了个圈,死死的勒住。

  “娜塔莎,你没事吧?”

  阿布一边勒着士兵,让他只能不停的从嗓子里挤出一点声音,一边看向到在一旁的红发小姑娘。

  这才仔细看了看,名为娜塔莎的小姑娘,有着典型的斯拉夫血统,身上的破旧薄衣,已然被汗水打湿,瘦小的身躯,在这刺骨的寒风中,却因为肾上腺素爆发,忘记了瑟瑟发抖。

  不健康的肤色和发色,一看就是长时间的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消瘦的面庞,五官很精致,还有一双漂亮的湖蓝色大眼睛,相信身体健康时,一定会是个非常甜美可爱的小姑娘。

  而本是像狂怒的小野兽一般的小姑娘,这时却呆愣愣地看着已经给可恶的德军士兵勒晕过去的阿布,就好像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似的。

  “娜塔莎,你没事吧?”

  阿布又勒了一会儿,确定士兵是晕过去了,这才放下手臂,站了起来。

  “没事,阿布,你的耳朵流血了,没事吧?你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力气?”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就这样了,也幸亏如此,我们才没事,刚才好危险啊。”

  “是啊,对不起,阿布,要不是我坚持,你也不会差点……”

  娜塔莎也站了起来,走了过来,一把搂住阿布瘦削的身体,声音有点哽咽。

  小姑娘大概将将一米五,自己大概一米七出头……阿布无比熟悉的搂住瘦小的小姑娘,扶着她的红发,轻轻吻着她的头顶,好像不知道这样多少次了,却感受到小姑娘因为肾上腺素消退,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娜塔莎,赶快穿上他的衣服。”

  阿布说着轻轻推开娜塔莎,走到士兵哪里,就开始扒他衣服。

  娜塔莎又有些呆愣,还是熟悉的味道,却不是熟悉的身体,一样的瘦削,却不再是皮包骨却又微微浮肿的状态,而是被一层紧实的肌肉包裹,薄薄的,却能清楚的感受到……阿布这到底是怎么了?

  “快穿上,看我找到了什么?”

  阿布却已经三下五除二,给士兵厚实的棉衣剥了下来,套在娜塔莎的瘦小的身上,跟大风衣似的,还从棉衣兜里翻出一条巧克力来,赶紧拆开,掰下一块喂到娜塔莎嘴里。

  娜塔莎的嘴里一下子就被香浓甜美的味道充斥,身体被热乎乎的棉衣包裹。

  嘴里是甜的,身体是暖的。

  心里是幸福的。

  一下子就安定下来。

  不管怎样,还是那个相依为命的他,还是那个自己生生饿到浮肿,把最后的面包留给她们的他,还是那个陪着自己冒险,还去做最危险的事情的他,这就够了。

  其他的,都无所谓。

  “嗯……”

  紧紧搂住阿布的娜塔莎,却突然听到一声呻吟,却是昏死过去的士兵,被刺骨的冷风刺激,悠悠转醒。

  娜塔莎瞬间就瞪圆了眼睛,先是惊恐,却又马上充斥了愤怒,松开搂住阿布的臂膀,又奋力抱起那块大石头,冲着士兵走了过去。

  “娜塔莎……”

  阿布却拉住了娜塔莎,欲言又止。

  得到了许多的记忆,知道现在的情况,便知道娜塔莎这么做是天公地道,也是必须的,绝不能留活口,却又因为现代人的灵魂,很是矛盾。

  “阿布,不能心软,绝对不能,你下不去手,我来!”

  “不,我来。”

  看着娜塔莎坚定的眼神,融合的记忆涌上心头,自己不愿,难道就愿意让小小年纪的娜塔莎,双手染上鲜血吗?

  即便是罪恶的鲜血。

  也要由自己来浸染。

  喀啦。

  阿布俯下身,一把握住士兵的脑袋,用力一扭,一阵让自己毛骨悚然的声响,士兵的脖子扭转了180°,双眼还保留着最后的愤怒和惊恐,直直的瞪着自己。

  后退两步,也直直的瞪着那双不甘的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阿布……”

  别看娜塔莎表现的挺彪悍的,但大概是天性果敢,显然也是第一次直面这种情景,显然也是被那双眼睛吓到了,冰凉的小手紧紧拉住阿布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事的,我没事的,我们赶快看看还有什么能拿的,最好能有消炎药,凡妮莎妹妹还等着我们呢。”

  “对对对,我们赶紧搜搜。”

  一听到凡妮莎这个名字,娜塔莎马上就不慌了,赶快跑过去,毫无顾忌的在士兵身上摸索。

  阿布也跟过去,强忍着心中的不适,不停默念“这是打怪loot,这是打怪loot……”,开始翻找。

  钢盔一顶,就是这玩意,让初次下手的娜塔莎没能闷棍成功,只是给士兵打翻在地的,不过也是救了自己一命。

  然后是手套、棉裤、军靴。

  手套和军靴给娜塔莎,护住她那已经生了冻疮的手脚。

  其他的,衬衣衬裤,袜子还有棉裤,就都自己穿上了,虽然体质改善了,能够忍耐寒冷,却还是暖和点舒服。

  还有望远镜、水壶、酒壶、巧克力1条(被娜塔莎吃了半条)、牛肉干1条、罐头一个、香烟1包、煤油打火机1个、。

  还有一些德国马克,一条红宝石项链、三个金戒指,一块金怀表。

  最重要的,是一个急救包,里面有镇痛针剂、消炎药和绷带。

  阿布和娜塔莎都看不懂德文,不过想也能知道,士兵随身携带的,应该就是这两种药品了。

  “太好了,凡妮莎妹妹有救了!”娜塔莎不禁兴奋的高喊,然后就要拉着阿布离开。

  “等等,还有武器呢。”

  这个德国士兵,显然是刚刚开始执行任务的,不但消耗品都没动,子弹也没打。

  哦,那杆机瞄98K打了一枪,差点让阿布二穿了。

  所以就是机瞄98k里4发子弹,还有两个5发子弹的弹夹,一共14发。

  一把MP40冲锋枪,三个32发的弹匣,不过枪上的打了6发,一共90发。

  一把鲁格P08手枪,8发子弹。

  一把匕首。

  阿布美滋滋的把皮带和手枪枪套系在腰间,手里拿着MP40。

  98k却是被娜塔莎要过去了,还看着挺熟练的摆弄了几下。

  对了,她家原来是有猎枪的,老伊凡原来总带着娜塔莎去打猎。

  “走吧,别让凡妮莎等急了。”

  “嗯。”

  两个瘦小的身影,手拉着手,渐行渐远。

  只留下只穿着内裤,趴在这刺骨寒风中的士兵,不瞑目的望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