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29章 黑暗的尊界

作品:道极无天|作者:德纹|分类:奇幻修真|更新:2021-02-02 13:16:41|下载:道极无天TXT下载
  芳草凄凄,薄雾朦胧。

  隐约传来的泉流轻响,伴随着虫鸣和树叶沙沙的声音,在林间演绎着宁和的自然协奏曲。

  微风拂过,卷起落叶衰草,惊起碧草间休憩的流萤。

  萤火之间,一个绝美的身影漂浮在芳草之上,欣赏着围绕在身旁的小小生灵。

  她伸出娇柔的手指,轻轻触碰在萤火之上,流萤好似找到了宿命的终点,聚集而来。

  希尔芙身旁环绕着点点萤火,犹如月光女神一般享受着苍生的供奉。

  “怎么这么久才到?”

  柔和的音波流经萤火,流萤为之一颤,连点点灵光都变得柔润起来。

  林修齐的身影凭空出现,希尔芙转身,藕臂搂住他的脖子,轻声道:“想我了吗?”

  话音未落,她却自己先羞红了脸。

  林修齐顺势抱住希尔芙,无奈道:“不习惯说话这种方式也不必勉强!”

  希尔芙依偎在林修齐的怀中,摇头道:“若是不争,恐怕你就是别人的了!”

  “怎么会……”

  “她是谁!!!”

  林修齐听到这清澈的声音,全身亿万细胞齐齐一叹。

  玄玉站在不远处,雪足点在夜露之上,出尘脱俗。

  “这位是我夫人!希尔芙!”

  玄玉的目光前所未有般冰冷,林修齐继续道:“希尔芙!这位是……”

  “玄玉大仙尊!”

  “呃……”

  林修齐发现希尔芙的眼神也不对,分明修为相差极大,她却丝毫没有退缩之意,反而隐隐将自己护在身后。

  这是母性爆发了吗?

  “你答应过我,不会再见其他女人!”玄玉冷声道。

  “我是据理力争,被你打晕了!”

  “你输了!等同于答应了!”玄玉皱着小鼻子说道。

  “这不是胜负的事儿,你也可以理解为宁死不屈!”

  “可,可你抱过我!”

  希尔芙终于有了反应,不开心地看向林修齐。

  “被,被抱!”

  他连忙解释了一句,玄玉不依不饶道:“你没有反抗!”

  林修齐看着希尔芙,弱弱道:“我……不是原则问题,犯不上挨打!”

  希尔芙一声长叹,旋即苦笑,手指戳了一下林修齐的额头,没好气道:“你呀!就是不懂得拒绝!”

  “试过!失败了!”

  “交给我吧!”

  希尔芙随口说了一句,看向玄玉道:“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

  玄玉答了一声,飞向树林深处,希尔芙一把揪住林修齐的耳朵,低声道:“这一次要好好感谢我!”

  “谢!一定好好谢!”

  希尔芙跟着飞走了,林修齐堪堪松了一口气。

  “小子!太怂了吧!”

  “哪有!这是懂得谦让!”

  “你是不是忘了还有莫念诚那小子的委托?”

  “完蛋了!”

  ……

  尊界东部,原圣域中北部,万里雪山深处。

  此地人迹罕至,只有拥有耐寒天赋的圣兽才能在此修炼,却也不敢过分深入。

  白皑皑的风雪之中,一个身着白袍的影子闪过,融入风雪之中。

  一片平平无奇的飞雪随风而舞,却无人知晓其中蕴藏了一座独立空间。

  “沐圣女!见面之地真是隐蔽!”

  “郝道友过奖了!”

  沐悦琴和郝功允,分别代表无神殿和源流道宫筹措望神论道的二人,理应留下了传音玉符的二人,竟然会在这里相见。

  “不知圣女邀郝某来此,有何贵干?”

  说着,郝功允的目光变得肆无忌惮,上下打量着沐悦琴的娇躯。

  话说这个女人还真是极品,尤其是气质中那一丝野性魅力,对男人而言充满了诱惑。

  “当然是为郝道友解决问题!”

  “哦!郝某很期待!”

  他慢慢飞向对方,正想将手搭在对方肩膀,沐悦琴笑道:“想不想成为大仙尊?”

  “沐圣女这是何意?”

  “想不想成为源流道宫之主?”

  “郝某对宫主忠心耿耿,怎会行此大逆不道之事!”郝功允大义凛然地说道。

  “郝道友何必自欺欺人,你已经在暗中积攒力量了,不是吗?而且……新加入源流道宫的黄鸣好像让你很头疼!”

  “插间谍只是不入流之事,我只是在培养亲信,为了更好地向宫主效忠!”

  “古族血祭之法,不知道友可有兴趣?”

  “那等邪术不应该存在!!”郝功允皱眉道:“若沐圣女只为此事,恕我告辞!”

  “蛮绝尘庇护古族就是为了此法!”

  “胡言乱语!”

  “沐尊者的话是真的!”

  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出现在沐悦琴身后。

  “匡世隆!?”

  郝功允心惊不已,他曾调查过蛮神殿所有圣皇,匡世隆的背景很干净,对蛮绝尘忠心耿耿,没想到竟然和沐悦琴有来往。

  “你说蛮绝尘是为了血祭之法?”

  “没错!”匡世隆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你们为何不联手揭穿他的阴谋?”

  “没用的!我等实力不足,蛮绝尘只要声称是谣言,谁敢动他!”

  事情好像比想象得更加严重,沐悦琴的图谋很大。

  “沐圣女!你们有何目的?”

  沐悦琴收起了笑容,严肃道:“郝道友!七位至强者统治尊界已久,以各有残忍之法提升实力,这一次是古族运气不好,暴露了!原以为其他六方势力会引以为戒,没想到反而变本加厉,为争夺古族邪法,死伤无数!”

  “帝仙宫和无神殿没有参与!”

  “这也是始料未及之事!经此一役,我们才明白帝念和无神是真正的统治者,只要他们还在,尊界永无宁日!”

  郝功允似笑非笑道:“不知帝仙宫和无神殿有哪些卑鄙之举?”

  “血脉抽取和血脉移植!甚至为了让一人的血脉更加纯净,牺牲成百上千修士!”

  “竟有此事!”

  匡世隆悲悯道:“郝尊者!老朽也不相信,直到偷偷发现了蛮绝尘使用邪法修炼,又亲眼见识了无神殿的血脉抽取的恐怖,才不得不相信这就是现实!”

  他眉头紧皱,道:“你知道吗?血脉抽取之时比搜魂还要痛苦,为了提升移植效率,甚至会将实验品的灵魂抽出,融在血气之力中,灌注到所谓的天才体内!”

  沐悦琴冷声道:“痛苦和残忍只是一方面,接受了邪法,灵魂会收到污染,行事偏激,为此,各大势力还臆想出一个莫须有的势力,道外教!真是可笑!”

  “你说道外教行凶,其实是发狂的修士所为?”

  “当然!他们的灵魂被污染,只能用血祭的方式减缓痛苦!郝道友,你可以回想一下,源流道宫用的是什么方法?”

  郝功允自然知道源流道宫有一种独特的灌体之法,以仙灵气和圣灵气轮流刺激身体、元神和灵魂,强行提升修为。

  失败率高达七成,许多人因为使用了此法,造成修为倒退,甚至还有花费更长的时间来恢复,但并没有出现灵魂被污染的情况。

  难道是其他势力的方法更激进吗?

  “不知玄玉宫有什么方法?”

  “玄玉宫没有!”

  “你不是说……”

  “真正的方法在娲族!”

  “原来如此!”

  “他们用的方法最省力,也最无耻,乃是抽取下界能量归为己用!”

  “这怎么可能!”

  “此乃帝念所为,否则道友以为玄玉怎么可能百年成为大仙尊!”

  “等等!你若知晓,难道无神大圣皇不知吗?”

  “血脉移植之法对于无神殿的效果更好,帝念虽然研究出了抽取能量之法,却要借助四族之力,他只能得到不多的一部分,无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真是难以置信!”

  “还有更有趣的事!若不是这一次帝念与无神同时出现,我还发现不了呢!”沐悦琴冷笑道:“这两个老家伙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应该是以某种秘法共享了寿元,甚至是绑定了灵魂!”

  “沐圣女!其他的还好说,共享寿元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你可知我来自那个家族?”

  “若是没记错!你是身负蜚兽血脉!”

  “没错!蜚兽所到之处,草枯水竭,故而我所修乃是死亡天道,对于生机和寿元最为敏感!帝念与无神的寿元已经不多,却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想通之感,绝对是使用了秘法!”

  “郝某还是不能相信!”

  匡世隆笑道:“郝尊者!你可知这二人存在了多久?”

  “不知!”

  “超过三十八亿年!”

  “什么!!这不可能!”